High Hopes

Onen i-Estel Edain, ú-chebin estel anim

 

[LotR][Legolas/Aragorn]Through the Monsoon 1

作者警告:这辈子第一次挑战ABO设定,但估计还是T的分级;CP很奇怪,但是作者的CP观连抢救都不用再抢救了;AU,除了ABO之外还有一点其他的改动,世界观和主线以电影为主,时间线以书为主;OOC估计肯定是有的,但是作者已经尽力啦_(:з」∠)_……总之我的理解就是这样了。争取不坑。

 

Through the Monsoon

 

 

Prologue:

 

他本以为驶向维林诺的海上是不会有风的。
这么说或许不准确——如果真的没有风,他就不必大费周章地做什么船帆了。当然,他其实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惯性使然,觉得船多少总得有个帆罢了。身为森林之民,他对于船只和海洋的确不如瑟丹的子民那么熟悉。好在精灵总有充足的时间,足够他学会需要知道的一切。
他想象过去向不死之地的旅途。海浪平稳地拍打着船舷,波尖上的海鸥像百年之前佩拉格的水鸟一般鸣叫,在他心中充满对于海洋和彼岸的向往,埃兰迪尔宝钻的光芒照亮笔直的航道,星光如同维林诺伸开的手臂迎接归乡的游子。然而现在地平线上沉沉压着灰色的雨云,呼啸而过的风里带着雨水的气息,如同风暴来袭前的号角,呜呜地吹过他耳边。
他并不害怕海上的暴风雨,只是未曾想到在回到光明之地前还会有如此阴郁的海洋作伴。维林诺的光辉还没延伸到这里,他还身处人类的海上。
人类的海,也许这就是他心神不宁的原因。佩拉格的海鸥唤醒的是他身为精灵对不曾见过的心之故乡无法停歇的向往,而另一种同样根植于他存在本身的渴求却连维林诺的光辉也无法平息。
厚重的雨云低低地压下来,融进原本湛蓝的海水里,泛出平静而危险的灰蓝。海浪不大,维持着柔和的节奏轻轻推送着船身,底下却暗藏着躁动不安的水流,毫无疑问是风暴的前兆。
莱格拉斯低头注视灰蓝的海水,翻涌的海面映不出任何人的影子。

 


Chapter 1: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头顶上的雨已经停了,不再有冰冷的水滴击打着面颊。金红的光芒映照在他的眼角,身边有火焰舔舐枯枝的细微脆响,雨声隔开一段距离依然敲击着他的耳膜,他眨了眨眼睛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而外面仍在下雨。
随着意识的清醒,各种感官也终于醒了过来,如同水面之下的暗流终于汇成漩涡。他的肩膀尖叫着疼痛,连带着左手无法用力,除此之外倒都算不得什么大事。原本湿淋淋粘在身上的衣服靠近火堆的部分已经半干,好在他不会感到寒冷,只是觉得不太舒服。除了火焰燃烧的烟气和雨水的气息,空气中还萦绕着药草混合着血腥的味道。先前被雨声掩盖掉的呼吸声对于精灵的耳朵来说,现在也能清晰地分辨出来。
他转过头,对面是一双沾满泥土的靴子,就肮脏程度来看显然不属于精灵。这么说,和他一起呆在山洞里的果然是个人类。就在他抬头的瞬间,原本裹着灰绿色斗篷靠在山壁上休息的人类突然睁开了双眼,兜帽底下露出来的眼睛被火光映亮,锐利得像冬夜里的星辰。
惊讶、戒备、敌意、感激,没有一样能胜过突然间充斥了他脑海的好奇。他低下眼睛瞥了一眼自己肩上的伤口,已经涂上了药草整整齐齐地包扎起来了,看来也是这个人类干的。
火光映照下亮晶晶的灰眼睛很快回到兜帽覆盖的阴影里,不知名的人类调整了一下坐姿,看架势是打算继续打盹。
“请等一下,”喉咙虽然干涩,至少还发得出声音,“这是哪里?”
“山洞。”兜帽底下传来干巴巴的回答。
莱格拉斯有些不耐烦地清了清嗓子。他对于人类本就没有太多接触,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好感。更何况眼前这个人类这种说不上是敷衍还是傲慢的口气,让他因受伤而烦躁的心情越发不快。
“真是谢谢您敏锐的观察力了。”他翻了个身,支起手肘想要坐起来。视线中的景物危险地晃动着,雨声也变得更加遥远。
背后传来一声不耐烦的呼气,接着是脚步声,然后冰凉的手指轻轻敲了敲他完好的胳膊。“躺下。你肩膀上的剑伤最严重,肋骨有瘀伤,失血也很厉害。哪怕是精灵的恢复力,大概也至少再等个一两天的再行动会比较好。”
“你倒是很了解精灵。”他再次好奇起来。莱格拉斯接触过的人类不多,并且他所认识的人类要不是把精灵当做传说中的奇景来景仰,就是谨慎狐疑地保持着距离。
年轻人耸了耸肩,似乎不打算接茬。他撑着手肘转头看向外面的雨幕,雨很大,同伴的踪迹也许已经被冲刷得面目全非,早一天晚一天确实不会有什么差别。年轻的人类依然蹲在他身边,固执地等他重新躺下。
莱格拉斯躺回地面上,仰头打量着这个古怪的年轻人。一头湿漉漉乱糟糟的黑发,下巴上的胡子似乎还刚刚留了没多久,颧骨高耸像是雕刻出来的轮廓,然而一双浅灰色的眼睛亮得仿佛寒夜星辰,像是有透明的火焰燃烧其中。距离拉近之后,他能闻到对方身上恍如雨后松林般的雨水气息。他的手指冰凉,衣角和靴子上沾满泥泞,毫无疑问是笨拙的人类,但是动作轻巧,甚至隐约带着精灵的影子。
“我是莱格拉斯,瑟兰督伊之子,”既然对方没有敌意,他也没必要把坏心情迁怒于一个年龄比他小上百倍的人类,“谢谢你。”他朝着包扎妥帖的肩膀这边抬了抬下巴。
面对友善的姿态,灰眼睛却低了下去。“索龙吉尔,”顿了一下之后,对方回答说。他瞪着眼睛等了半天,期待中的下文始终也没有出现。索龙吉尔没有给出父亲的名字。
莱格拉斯不是第一次遇到不愿报出父亲名字的人,不过在他漫长的生命中,父名不详一般也意味着不能信任。一个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愿承认的人,要么背负着必须沉默的缘由,要么隐藏着并非如同外表所示的自我。他怀疑索龙吉尔是否两者皆有。毕竟,一个人类单枪匹马地出现在半兽人猖獗的刚达巴德山已经足够引人怀疑,况且一个落魄的流浪人也不可能像他那样对精灵如此熟悉、甚至连名字都是精灵语。不过,索龙吉尔救了他,至少不能算是个威胁。
山洞里再次静默下来,只能听到火焰燃烧的轻响和单调的雨声。睡意慢慢爬上他的眼角,于是他听着人类平稳的呼吸沉入了睡眠。

他醒来的时候索龙吉尔已经不见了。火堆只剩下暗红的余烬,还是暖的。雨停了,天光从外面透进来。他再次试着撑起手肘,昨天的晕眩感消失了,不过受伤的肩膀与肋骨仍然一跳一跳地抽痛。索龙吉尔的估算相当准确,他大概还需要一天的休息与恢复才能动身去寻找他的同伴。在此之前,如果一切进展顺利,也许他的同伴还会先找到他呢。
莱格拉斯坐了起来,终于有机会好好打量一下他们的藏身之处。山洞不大,他的箭筒和弓整齐地靠在里面的山壁上,原本挂在腰带上的短剑和匕首摆在手边不远的地方。另一边的地上有一个装满水的皮囊,旁边还有两个野苹果和一些浆果,都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他新认识的人类果然很了解精灵,并且也没有敌意。
他喝了点水,吃了些浆果,接着便只能无所事事地躺回去发呆。他一向最讨厌受伤,因为那意味着他将有一段时间什么都做不了,而他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无法行动。他不禁希望索龙吉尔还在这里,至少能有个人聊聊天。不过,或许索龙吉尔也是一样不喜欢被困在一个地方动弹不得吧。
他的无聊并没有持续多久。半梦半醒间他突然捕捉到凌乱的马蹄声,似乎赶得很匆忙。他敏捷地抓起手边的武器,一闪身躲进了阴影之中。半兽人一般不骑马,但是这座山间充满暗影,很难保证不会有其他生物出没。他不能确保自己在这种状态下一定能胜过对方,最大的希望就在于出其不意。
马蹄声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脚步声则继续往山洞的方向接近。前行的步伐几乎是擦着草叶掠过一般地悄无声息,若不是其中夹杂着另一个略显沉重的脚步声,几乎可以确定是一群精灵。
他紧绷的肩背放松下来,不过在亲眼确认那的确是他的部下之前,依然一动不动地贴着山壁,放轻了呼吸静静等待。脚步声与交谈声已经近在咫尺,他甚至能辨认出是谁在说话。他放开握着短剑的手,挺直脊背走出了山洞的庇护,却差点和走在最前面的人撞个正着。
“莱格拉斯王子!”与他一起出发的副手庭罗斯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迎上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您没有大碍真是太好了!”
“我没事,”他简单地握住对方的手臂,拍了拍对方的肩膀,“你们怎么样?”
“我们能找到这里还是因为他,”似乎是觉察到了他的视线,庭罗斯偏了偏头向他解释起来,“我们决定等雨停了来找你。今天早上就在山谷里遇到了这个小偷。”黑发的人类听到这个词猛然抬起头来,而庭罗斯转过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骑着您的马!也许是想偷一匹精灵的马,却没想到精灵马的聪慧远远超过他的诡计,您的苏法拉斯带着他直接找到了我们!维拉在上,您没有被他的诡计伤到真是太好了。”
灰眼睛的人类倨傲地昂着头:“我说过,我不是小偷。如果不是我这个诡计多端的偷马贼,您的王子现在大概也已经成了座狼肚子里的食物了!”
“闭嘴!”人类背后的短剑又逼近了几分,尖端已经挑破了衣物。
“他没有说谎,庭罗斯。”他举起手来制止了副手的辩驳,“这的确是在我失去意识时救了我并且为我处理伤口的人。当然,我也没有把苏法拉斯交给他,这件事倒也想听听他的解释。”
“我把水囊留给你了。”索龙吉尔挑起眉毛,似乎一个水囊就足够抵一匹幽暗密林最优秀的精灵马了,“还有苹果和覆盆子。”
“原来如此。不过人类上次问我们买精灵马的时候,出的价格如果折算成苹果和覆盆子的话,估计能塞满整个森林了。而且那匹马还没有苏法拉斯一半好。”
“精灵果然都是狡诈的生物,”索龙吉尔不以为耻地摇了摇头,“所以我从来不和精灵做交易。”
“你都已经直接顺走了哪里还说得上什么交易啊?”莱格拉斯饶有兴味地看着面前被两个精灵死死摁住的人类摆出一副悔不当初的表情。
“我可是留言说过这只是暂时借用的,”索龙吉尔偏过头,张大眼睛无辜地瞪了回来,“你没看见吗?对不起,传说中精灵的视力挺好的,大概是我听错了。”
他默默回忆了一下水囊底下的泥地上乱七八糟的一堆划痕,如果这算是留言的话,他幼年学写字的时候挨的那些教训简直是浪费生命。索龙吉尔显然在胡扯,但苏法拉斯很少允许任何陌生人接近,更何况如果庭罗斯所言属实的话,苏法拉斯对这名人类似乎相当宽容,而把前进方向交给了苏法拉斯的人类,也不会仅仅想偷一匹马。
“太可惜了,押金不够,”他也十二万分无辜地歪了歪头,仿佛这真的不是他能决定的事情一样,“只能认为你是打算把苏法拉斯偷走了。根据幽暗密林的律法,我们得把你带回去关进地牢里。”
“难道幽暗密林的精灵就是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吗?”索龙吉尔像是感觉到了他的这句话并不只是先前那样三分真七分假的玩笑,温和的灰眼睛瞬间又锐利起来,灼灼地盯着他。
“安全起见,”他摊了摊手,指挥庭罗斯把意图挣扎的人类俘虏带走。苏法拉斯靠在他身边,轻轻地用额头蹭着他的脑袋。他转过身拍拍爱马的脖颈,然后回到山洞里继续休息。虽然他的同伴已经回来,但在这阴影漫布的刚达巴德山里,他还是需要尽快恢复行动力。

第二天出发的时候,他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不会再给他多大麻烦。索龙吉尔所有的武器都被收缴了上来,沉默地跟在队伍里,依然有两个精灵寸步不离地看守着他,但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必要。如果索龙吉尔和他想象的同样聪明的话,就应该知道所谓的安全起见,更大程度上指的是他自己的安全。与一群训练有素的精灵武士相比,一个年轻的人类独自在刚达巴德山存活下去的几率要低得多。幽暗密林的精灵不是忘恩负义的生物,他不会把救了自己的人丢给命运。
直到傍晚他们才停下来休整、确定线路。索龙吉尔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然而动作敏捷,全然不像个俘虏,倒像是他们中的一员。幽暗密林的精灵和他们的王一样好酒,哪怕在不能生火宴饮的山间,也不能阻止他们从装水的皮囊里倒出各种各样的酒来,偷偷地彼此交换着。莱格拉斯坐在一边,出于伤势而拒绝了递过来的葡萄酒,只是听着他的同伴低声饮酒唱歌。天幕漆黑,星光在高山的阴影下似乎也显得格外黯淡。他们的人类俘虏抬着头看向远离精灵的夜色中,目光闪亮,然而莱格拉斯总觉得他的眼睛虽然固执地不看精灵的方向,却始终在倾听精灵的歌声。
“为什么救我?”精灵的歌声可以给一切生灵带来安宁,而对方眼睛里起伏的波澜却没有丝毫的平息,莱格拉斯不禁打破了沉默。不可否认,他对这个人类感到很好奇,对方短暂到连他百分之一都没有的生命中,竟然积累了如此之多他无法解答的谜题。
索龙吉尔耸了耸肩,视线仍然落在不知何处的远方。“我只是不能看着一个精灵去死。”
“你有认识的精灵?”难怪对于精灵这么熟悉。
“嗯。”黑发的人类抱起膝盖,额头埋在两膝之间,停了一会儿之后再次抬起头来,“认识。”
“那个精灵就是你来到这里的原因?”他小心地问了下去。
索龙吉尔终于转过头来,莱格拉斯看到那双灰眼睛里第一次露出可以称之为茫然的神色。“我不知道,”年轻的人类慢慢地说,“我自己也不知道。”  

  37 11
评论(11)
热度(37)

© High Hope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