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 Hopes

Onen i-Estel Edain, ú-chebin estel anim

 

[LotR][林谷双子+小希望]星之冠

写着写着连标题都换了的吻之七题之二,写的时候是想着I brush your cheeks with complacent delight这句,结果写完发现就算是生拉硬凑也更接近另一个译本的The cheeks--with tender admiration……不过既然对应的是同一句话就这样吧orz
全文基本是没啥营养毫无情节的对话……只是为了解决作者自己的脑洞orz,抱歉啦><


星之冠


埃拉丹和埃洛赫回到伊姆拉崔时已近午夜。马蹄声与压低的谈笑声踏破宁静的春夜,除此之外,整个伊姆拉崔都包裹在沉静而温暖的睡眠中。
 兄弟两人领着马走进了马厩,马倌已经睡了,不过他们原本就打...

  27 14

[翻译][Gil-Galad/Elrond]暗影所在 by kenaz

暗影所在

作者:kenaz
原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504
概要: “我是至高王的子孙……这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挑起一边眉毛,和埃尔隆德平时的动作如出一辙,“我们诺多至高王,按惯例来讲,都没什么好结果。”


正文:

阴影像诅咒般地落到这片土地上,沉重压抑,驱而不散,窒息了任何亮光。欧洛都因的山峰高耸在荒原之上,一阵阵地吐出血红和朱红的胆汁,缓慢流淌的岩浆闪着微弱而滚烫的热光。
埃尔隆德小心地越过高低起伏的地面,诅咒着这个寸草不生的黑暗之地。即使在白天,他们也依然身处黑暗;除了死物之外,什么都不能在这里存活。
至高王叉腰站着,远处山峰发红溃...

  10 9

[LotR][Ecthelion+Thorongil]夜话

夜话

埃克希利昂从睡梦中醒来。自从他病倒以来,他就有些不太分得清梦境与现实,有时他以为自己醒了,却又会在不久之后再真正地醒一次。因此现在,他也并不太确定身边一盏幽幽的夜灯究竟是梦中的虚像,还是真实的火焰。

“殿下。”榻边传来的声音温和得像是夜风。果然,埃克希利昂漫不经心地想,还是不知道到底醒了没有。

“索龙吉尔,”他没有转过头去,只是仰视着床榻顶上覆盖的帷幕,任凭听觉与记忆指引他的话语。他老了,他想,而且病得快死了,有得是资格可以糊涂一把。“我没有想到你还会回来。”

“我也没有想到过我必须得离开,”熟悉的声音依然温和而坦然,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他的年老与疾病,“但谁都无法揣测命运。”

“你总是说得很对,索龙...

  5

[LotR][Legolas/Aragorn]Through the Monsoon 7

Chapter 7


“真是奇怪,我们受尽忧虑与恐惧的折磨,就只是为了这么个小东西。”

莱格拉斯停下了脚步。弗罗多摔倒时整个护戒队就停了下来,转过身等待队尾的三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也许听不见博罗米尔的自言自语,但没有人会认错队尾三人间一触即发的气氛。来自刚铎的战士举着手臂,一根链子从他手中悬垂下来,底下吊着的物件反射出刺眼的阳光。弗罗多捏着空荡荡的领口,阿拉贡贴在他身后,双手隐藏在斗篷里。

一时间谁都没有动,连皮聘都没有。博罗米尔做梦般地凝视着链子底部悬着的金色指环。阿拉贡低声地提醒:“博罗米尔。”苍白无力的阳光反射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空气冰冷,两个人类间短短的几步距离却仿佛雷雨将至,黑云...

  40 25

[LotR][Legolas/Aragorn]Through the Monsoon 6

Chapter 6

早在那个刚铎人走近之前,阿拉贡敏锐的听力就捕捉到了他的足音。
瑞文戴尔虽然是精灵的庇护所,却从来不拒绝寻求帮助的旅人。除了精灵轻盈的脚步之外,他还听惯了登丹人灵巧而坚定的步伐,也能分辨出甘道夫那独特的、伴着手杖点地声的节奏。他十岁时,埃尔隆德领主还不允许他在有客人时乱跑,但他还是偷偷地躲在壁龛里听过矮人沉重的靴音和霍比特人柔软轻巧的脚步。霍比特人走路也很轻,但与精灵不同的是,他们的足音像是小动物毛绒绒的柔软脚掌,更活泼也更温暖。
但走向二楼挑空走廊的脚步声显然不属于霍比特人、矮人或精灵。刚铎的使者步履坚定,带着久经沙场的军人惯有的骄傲与刻板。青年没有注意到他,一味凝视着墙上埃西铎...

  27 2

[翻译][LotR][Halbarad/Aragorn]月亮以西,太阳以东

授权也拿到了~\(≧▽≦)/~

可以和《群星闪耀时》对照阅读。


标题:月亮以西,太阳以东

作者:kenaz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4502

分级:T

概要:在号角堡的废墟里,贺尔巴拉有故事要讲。



于是阿拉贡说:“现在我知道你背负着的是什么了。再为我背一会儿吧!”他转过身,遥望北方众多星辰之下的大地。然后他沉默了下来,在整晚的旅途中,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王者归来:灰衣人到来》


“给我讲个故事吧,贺尔巴拉。”
这既是命令,又是请求。阿拉贡的命令听起来总像是请求,给人以可以选择的错觉,让他最终总能做出正确的选择。对于领袖来说,这是非常重要...

  5

[LotR][Legolas/Aragorn]Through the Monsoon 5

Chapter 5


“能在这种鬼地方住下去的果然没什么好东西!”胡子灰白的法师不无嫌恶地踢开脚边的尸体,本就褴褛的灰袍下摆又被扯破一个口子。滚落一边的丑恶生物身上覆满鳞片,张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来,被格兰瑞洞穿的喉咙里仍在汨汨地冒着血泡,像被火山烤热的泥浆。阿拉贡低头扫了一眼便立刻转开了视线。即使站在这里的不是现在的他而是用一连串古怪的问题折磨得埃瑞斯特永无宁日的少年埃斯特尔,估计也不会想跟那东西有什么更深的瓜葛,连这东西到底叫什么可能都不会有兴趣弄明白。
“仔细想想,我们在这里也呆了挺久了。”他的玩笑对灰袍法师似乎毫无作用。年迈的巫师愤愤地摘下尖顶帽,低声嘟囔着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29

[LotR][Legolas/Aragorn]Through the Monsoon 4

Chapter 4


踏足罗斯洛立安的土地,莱格拉斯总有种时间静止的错觉。梅隆树金黄的冬叶厚厚地铺在脚下,映着樱桃般一捧捧簇拥在枝头的金色花朵,把季节的流逝锁在黄金森林纯粹浓烈的灿烂色彩中。银白的树干笔直挺拔,像这座森林傲然的、心无旁骛的骨架。有风吹过,掀起浅绿夏叶苍白的叶底,宛若一条河在枝叶相接的树冠上泛起连绵不绝的波光。
 莱格拉斯站在树上的平台远眺东方的朝霞。地平线上压着沉沉的黑影,仿佛一头蹲踞的野兽,随时准备跳起来吞噬金红的天光。在幽暗密林还被称作绿林的时候,他也喜欢爬到树顶,眺望阳光在浓绿的叶间荡起的涟漪。多哥尔多的暗影将他的家园涂上了恐惧的墨色,却始终无法盖过罗斯洛...

  25 2

[LotR][Legolas/Aragorn]Through the Monsoon Inter-

Interlude

 

埃拉丹走得和来时一样匆忙。
“跟我一起回伊姆拉崔,”精灵修长干净的手抚上他仍带着热度的脸颊,“北方游侠可以等,一个半死不活的领袖也帮不了他们什么忙。而我们却需要好好与我们的兄弟道别。”
他握住长兄留在他颊边的手,指甲缝里沾满灰黑的泥土,食指上的巴拉赫之戒硬邦邦地卡在柔软的皮肤之间,无声地提醒他自己的归属。
 “不,埃拉丹,”他不用抬头也能想象对方眼中的困惑与苦涩,“我得学着怎么当个人类了。”
埃拉丹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固执的人类,”黑发的精灵叹了口气,“要不是认识你十几代的祖父母,我都要怀疑你有矮人的血统了。”
“我隐藏得很好。”他转开视线,拍了...

  27

[LotR][Legolas/Aragorn]Through the Monsoon 3

Chapter 3:


“要是知道我们在追踪什么就好了,”索龙吉尔挫败地站起来,“这里只有半兽人的踪迹,但传闻中说的显然不是这些笨家伙。”
莱格拉斯也有些焦躁。他们出发已经有些日子了,但至今除了几次与兽人和座狼的遭遇战之外,几乎是一无所获。他可不愿空手而归去见他父亲。无论他们追踪的是什么,都是个狡猾且善于隐匿的家伙。哪怕索龙吉尔这样的追踪好手都无法掌握确凿的线索,没有脚印、没有进食或生火的痕迹,只有山雨欲来的紧张气氛越发浓重,他们必须凭感觉扎进更深的黑暗。
仿佛还嫌他们的处境不够糟,傍晚的时候突然又下起雨来。密集的雨幕中,精灵的视力也看不到多远,雨水敲击岩石的声音可能掩藏细微的脚步声。浸满...

  25

© High Hopes | Powered by LOFTER